679彩票欢迎您的到来!

首页 -- 环保资讯

环保资讯

北京西城一小学多名学生同天突然流鼻血!家长称曾闻到操场有刺鼻气味

本文转自腾讯新闻频道。近日,北京西城区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多名学生家长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称,5月26日早上6时到7时,一个小时的时间内,10位学生家长先后替孩子请假,原因均为“流鼻血”。此后,近50名家长到学校开家长会时,曾闻到操场上有“刺鼻气味”。目前西城区教委已经介入此事。事件 同一天多名学生因流鼻血请假昨天,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4年级的一个家长微信群里记者看到,5月26日上午6点许,有家长在发消息说,孩子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流鼻血,带孩子检查后再送至学校,可能会迟到,特向老师说明情况。记者查询上述微信群聊天记录发现,当天上午6时到7时,一共有10名学生家长因孩子流鼻血向老师请假。“老师还未回复,紧接着又有家长发消息说,自已的孩子也流鼻血了,不知什么原因。”五年级一学生家长平平(化名)说,微信群里请假的只是一部分,给老师发短信、打电话请假的也有几人。反映 家长曾在学校操场闻到刺鼻气味5月28日,学校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参加体育节,家长们被通知5月26日下午到学校开家长会,会上校方主要告知了家长陪同孩子参加体育节时的注意事项。家长们称,家长会上,校方没有提及多位孩子流血的相关情况。“家长会开完后,有位家长刚回到家也流鼻血了。”平平告诉记者,当天开家长会时,大家走进学校就闻到了有刺鼻气味,但没想过跟操场改造有关系。家长会后,有家长也出现流鼻血的情况后,大家纷纷在群里说起操场气味刺鼻的情况。据多名学生家长称,学校的操场于2015年暑假期间进行了改造。学校的一名保安向记者证实,塑胶操场确实是在去年暑假改造的。微群聊天记录显示,有家长注意到,开家长会所在的屋子窗户是关着的,里面闻不到气味,但“体质较弱的孩子们在上课时已经出现不良反应”。据学生家长陈明(化名)介绍,4月6日,有学生家长到学校反映过操场有味的事,4月9日,他们发现有几名工人在操场上作业。“他们涂了一层涂料,具体是什么不清楚。”陈明称,当时操场的一半面积已涂上涂料。学生家长提供的图片显示,当天下午,操场边上摆着10余个水桶大小的涂料桶,多数已经打开口。4名工人拿着“滚动刷”正在向地上涂。学生家长的微信群聊天记录显示,5月30日,群里出现一封“重要通知”:操场又进行了护理,教室已开空调。周二体育课、课间操在班里上。昨天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绿色的操场地面上还未画线,站在操场边上闻不到气味。值班保安人员向记者证实:“操场上*面的一层是在周日刷上的。”         回应 确实涂过涂料 西城区教委已介入前天下午,学校曾召集家长代表来校开会。一位家长代表称,学校一副校长在会上表示,家长反映的情况已经上报西城区教委,请家长耐心等待回复。今天上午,记者拨打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校长杨东燕手机号,接听者自称为学校办公室工作人员,其称,就学校操场的事,今天上午,杨东燕校长正在教委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该工作人员表示, 5月28日确实在操场涂过涂料,涂的是“硅PU”,可以防止出味。“这几天天气不太热,涂上后没有味道了。但是不知道暴晒后会不会再有味。”该工作人员称,涂上这些材料不能确定“根除气味”,但学校已安排工作人员现场观察。同时她确认,4月初也涂过涂料,但不知道具体用了什么涂料。该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家长提出“扒掉操场”的诉求,学校没有权力做决定,但已上报教委。有解决方案时,学校会第一时间对家长公布。更多信息不便透露。上午,西城区教委办公室张姓工作人员表示,经办公室确认,目前教委的各个相关部门已介入,正在研究解决方案,具体方案何时能出不能确定。

02
2016-06

空气净化器一年增200家:去除率99%有夸大之嫌

21
2015-01

部分净化器不能除毒还放毒 仅1/6甲醛净化合格

08
2015-01

空气净化器噱头多:关键部件无一德国造 却称德国工艺

【2014年12月06日 07:57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祝剑禾】--转自凤凰科技刚刚过去的一周,由于大风天气,北京虽然远离了雾霾,但是*近一两年,北京不断地遭遇严重的雾霾天气。这也使得在我国还算是新兴家电产品的空气净化器日趋火爆。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市场上空气净化器产品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价格也从数百元到过万元不等,广告宣传却都是清一色“净化率99.99%”。空气净化器行业本身就笼罩着看不清、摸不着的雾霾。好在近日国家标准委新版《空气净化器》国家标准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也许不久,无论是厂家竞争还是消费者选购,都会面对着一个更加有序、清晰的空气净化器行业。□现状品牌杂噱头多谁都想来捞一把根据中国电子商会的数据,2012年市场上可以被监测到的空气净化器品牌在50个左右,而今年已经猛涨到400个以上。家电行业市场调研机构中怡康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0月份,空气净化器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47.1%,是所有家电产品中销售增长*快的,今年全年销售额将超过100亿元。空气净化器行业正处于野蛮生长的疯狂时期。虽然市场上的空气净化器品牌达到饱和,但是这些仍然挡不住空气净化器行业的新来者。从去年开始,海尔、海信、美的、TCL等国内家电厂商纷纷涉足空气净化器行业,与较早进入该领域的夏普、飞利浦、LG、三星等外资厂商争抢市场份额。而从今年开始,国内的互联网、IT厂商也开始来凑热闹。3月份,360通过与TCL合作推出空气净化器产品;7月份,联想通过旗下的互联网子公司推出一款空气净化器产品;10月份,小米(滚动资讯)放出风声说要开始做空气净化器;而在这个月,猎豹移动发布“豹米空气净化大师”,定价998元并开始预售。科技网站果壳网也推出了一款叫做“小蛋”的智能空气净化器产品,定价1984元并在京东**平台上进行**。而同样在京东**平台上**的“三个爸爸”空气净化器创造了29天筹资过千万元的国内**项目纪录。一位涉足硬件领域的互联网人士认为,互联网企业的进入可以让产品成本更加低而且透明,对消费者和行业都有利。当然也不排除很多互联网企业只是玩票,抛个噱头或赚点快钱。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健康家电分析测试中心主任鲁建国表示,现在行业销售火爆,不少企业是抱着趁乱赚一笔的心态参与进来,这给市场以及消费者带来了困扰。鲁建国说:“现在很多空气净化器厂家在宣传自己的产品时都说,自己产品的净化率可以达到99.99%,我们中心实验检测了很多机器,确实每台都可以达到这个值,但问题是有的只需要20分钟,有的需要两个小时,有的要一天的时间。”□揭秘猎豹CEO傅盛曾经表示,猎豹之所以做空气净化器就是因为市场上卖的产品太贵了,效果还不好,性价比不高。他说自己进入这个行业之后知道,市场上售价三四千元的空气净化器,硬件成本只有一千多元,成本两千多元的就要卖到六七千元。此外也有不少报道称空气净化器是“暴利”。为此,记者采访了数位空气净化器产品工程师以及技术人士。技术核心部件就两个原理也并不高深要说成本,先得说说空气净化器的结构。供职于某品牌空气净化器的产品工程师王兆荣向记者介绍,一台空气净化器*核心的部件只有两个:风机和滤网。工作原理就是通过大风量高压风机加速室内空气循环流通,而空气在被抽入机器进入滤网时,其中的固态、气态污染物会附着在滤网上,从而被过滤掉。这么说看似很简单,但是拆开风机和滤网看就会发现有很多门道。比如说风机有两个参考值,一是风量,这基本决定了整台机器的极限CADR值;二是风压,这决定了机器可以使用何种形态的滤网以及滤网组合。而滤网以及滤网组合就是*为关键也是*让人不容易搞清楚的地方。现在市面上卖的机器一般都有三到四层滤网,多的有五层,流行的搭配是:第一道为集尘滤网,主要是过滤直径在10微米也就是PM10以上的固态颗粒物。第二道是HEPA(**空气过滤)滤网,价格较高,是整台机器核心的核心,主要过滤直径为0.3微米(头发直径的1/200)到10微米的固态颗粒物,是PM2.5的主要拦截者。HEPA滤网有五种不同的等级,**等级可以过滤直径为0.1微米的微粒。第三道是活性炭滤网,主要吸附过滤残留的气态污染物,如甲醛等。第四道、第五道滤网就要看各个厂家的搭配了,有的采用光触媒滤网,有的采用静电除尘滤网。静电除尘技术现在已经被大多数厂商所抛弃,因为这种技术需要释放强电场,有安全性的问题,同时也会产生臭氧。王兆荣透露,国内一家专做政府办公、高端商业场所的空气净化器品牌,*近其采用静电除尘技术的机器就产生了臭氧超标的问题,需要改进。王兆荣还介绍,上面说的是一种被动净化空气的技术,现在市面上尤其是日本品牌的机器很多都搭载了主动净化空气技术,也就是离子技术,包括净离子、等离子、负离子等概念,就是通过释放离子去分解空气中的颗粒或者细菌。但是离子技术与静电除尘技术一样,会产生臭氧,厂家需要保证产生的臭氧不超标,不然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价格品质提升幅度不及价格提升幅度除了技术的搭配、滤网的搭配之外,一台好的空气净化器在风机和滤网的搭配上也很讲究,因为要想净化的效果好就要用更高等级、更大面积、更密致的滤网,这样颗粒物就更难通过,不过同时空气也会更难通过,所以就要搭配更大风量、更强风压的风机,这就需要综合考虑机器的CADR(洁净空气量)值、功率、噪音等各方面的性能,以达到一个平衡,成本、价格自然也就上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空气净化器厂商人士透露,现在行业内**的风机是来自德国的一个厂商,性能好价格贵,国内的风机产品就便宜很多,而滤网的提供商就更多了,国内外有不下一百家,光就HEPA滤网来说,不同的等级、不同的产地、不同的材质就有不同的价格。另外采购量大小都会影响风机、滤网的成本,代工厂是选择富士康还是小工厂也是一个成本变量,而且对于一个厂商来说在售价里还要包括渠道、宣传等费用,所以如果不是针对某一款具体的空气净化器,很难说成本与售价之间应相差多少。该人士说,拿*近发售的猎豹空气净化器和惠而浦的一款空气净化器产品做个比较,猎豹采用的是三层复合滤网,第一道是前置滤网,第二道是3M的HEPA滤网,总长度是6米,经过92次折叠,第三道是活性炭滤网。这个三合一的滤网定价是199元,算比较便宜。惠而浦的HEPA滤网定价183元,活性炭滤网定价179元,光这两个滤网就要362元。而猎豹净化器的整体售价是998元,标注的CADR值是270;惠而浦的是3199元,CADR值是300。看上去猎豹的性价比较高,但是没有通过检测去验证实际净化效果的话,也很难得出惠而浦就是暴利这样一个结论。该人士表示,总体而言现在的空气净化器产品因为竞争激烈售价在回落,整体产品的利润率维持在20%—30%。上述厂商人士还透露,很多品牌在宣传时用一些手段来提高身价。比如很多产品号称德国工艺,实际上只有*无关紧要的外机壳是由德国团队设计,关键的风机和滤网没有一个来自德国。在价格方面,业内人士概述称,空气净化器行业是“100块钱一分货,1000块钱两分货,10000块钱三分货”,总体上还是贵的比便宜的好,但是品质提升的幅度不及价格提升的幅度,因为在*基本的空气净化能力方面,只要是正规的合格产品,其性能相差不会很大。□监管重修国标虚假宣传将被淘汰11月21日,国家标准委在其官方网站公布,新版《空气净化器》(GB/T18801)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稿已经完成,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预计将于2015年上半年完成标准的审定与发布。与2008版的标准相比,新国标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了修订,一是完善了评价空气净化器的两大核心技术指标,即“洁净空气量”(CADR)和“累计净化量”,这两个指标分别从净化能力和使用寿命角度对空气净化器的性能作出了评价。二是增加了“适用面积”等参数,还规范了滤材更换(清洗)等信息,还提高了噪声、能效等级等指标,为消费者选购提供了参考。三是完善了产品去除各类目标污染物净化能力的实验方法,尽可能客观公允地评价产品去除甲醛的真实能力。业内人士指出,新版空气净化器国标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企业即使不采用国家推荐性标准,也要执行企业自身标准,而企业标准水平是不得低于国家标准的。其次,作为一个具有较高市场关注度的产品标准,大多数正规企业都会积极采用,不但在产品设计和生产等环节中应用,还要根据《产品质量法》规定,将所采用的标准明示在产品标识中。而一旦“明示”,生产者就需要对明示内容承担责任,接受消费者、监管部门的监督,那些不采用标准、虚假宣传净化效果的企业,将逐渐被淘汰。作为企业代表多次参与新标准修订讨论的三星电子大中华区空气净化器业务负责人刘迎则表示,现在很多不规范的厂家要么就不执行任何标准,要么就声称自己执行的是美国标准,显得自己高大上。其实美国是没有国家标准的,只有行业或者企业标准,而中国现在修订的新版国标,要比美国标准严格得多。比如美国标准只包括PM2.5等固态颗粒物检测,而中国的新版国标既包含了固态颗粒物,也包含了气态污染物如甲醛、苯等的检测。所以新版国标出台之后,对整个空气净化器行业将会起到一轮净化的作用。□走韩日市场访同样重视空气净化记者近期走访韩国、日本的电器卖场,发现与国内相比,韩日市场尤其是日本市场对空气净化器产品的热情与中国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韩国首尔、日本大阪的家电连锁、电子卖场或百货公司的电器专柜,*显眼的位置都会摆放着各家品牌的空气净化器。尤其是日本市场,在空气净化器柜台前边都放着大型电子屏幕,显示着实时空气质量,并且都挂着印有“去除PM2.5”字样的醒目招牌。不过韩国、日本卖场里的空气净化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基本以本国品牌为主,难觅欧美品牌。在韩国只有三星和LG的,价格换算成人民币的话主要集中在每台3000元—6000元;在日本则是以夏普、松下为主,价格略高,主要价位段在5000元—8000元;而在我们国内市场,高端主流充斥着清一色的欧美日韩品牌,国内品牌主要集中在2000元以下的低端阵营。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内厂商在空气净化器产品上与韩日厂商存在差距。之前曾经有一份调查数据称,空气净化器产品在欧美国家的普及率超过40%,在韩国的普及率达到70%,在日本则是27%,而在中国只有不到2%。不过记者此次走访韩国和日本发现,日本对空气净化器的普及率或者重视程度可能更高。因为在日本大阪,无论是大到购物中心、宾馆,小到路边的面馆,都放置着空气净化器,甚至在地铁和巴士等公共交通上,也安装了夏普的净离子群发生器。当然相同的是,无论在韩国还是日本的卖场里,售卖空气净化器的店员在得知我们来自北京之后,都会关心询问起*近北京的空气质量。日本大阪山田电机家电卖场空气净化器柜台的一位店员说,日本过去也经历过长时间的雾霾困扰,是为经济发展付出的代价,后来在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下才得到治理,“但是现在还是会有雾霾,PM2.5是1到70,城市里的很多人就不出来了,认为空气中有危害”。对此来自北京的我们只能回应以“呵呵”。□提醒1CADR值越高净化能力越强目前消费者在选购空气净化器产品时*主要的参考指标是CADR值,正规的厂商会把这个数值标在产品的铭牌上,以及说明书、产品规格参数里。理论上,CADR值越高代表净化能力越强,当然功率、耗电量也越高。一般来说,CADR值乘以0.1或者0.15之后就是空气净化器能够有效净化的面积,大多数产品会直接标示有效净化面积,但普遍存在夸大的现象,消费者据此自己计算,然后选择合适的产品。2关注滤网清洁及更换业内人士提醒,消费者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卖场购买空气净化器产品,一定要详细查看或者询问后续的滤网清洁以及更换问题。一般来说前置滤网可以水洗,*关键的HEPA滤网在使用3到6个月之后就要更换,而活性炭滤网可以半年或者一年更换一次。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很多滤网的购买渠道并不顺畅,空气净化器厂商不提供后续更换服务也不保证更换后滤网的质量。中国家电网*近抽查了市面上13款空气净化器产品发现,其中的3款竟然买不到可以更换的滤网,8款的滤网购买渠道则都在苏宁易购、国美在线、天猫等电商渠道,剩余的2款需要消费者在淘宝“碰运气”。另外,除非厂家提供后续的滤网,不然复合型的“几合一”滤网不仅不易清洗,在更换方面也比不上独立分层的滤网灵活。3注意噪音和光污染另外,业内人士还特别指出,消费者在选购的时候要注意空气净化器的噪音问题和光污染问题,特别是准备放在卧室里使用时。有的产品工作时噪音大,一是可能本身功率大,二是可能风道设计有问题,而有的产品有很多LED指示灯在工作时是不熄灭的,这可能会影响人们的睡眠。京华时报记者祝剑禾京华时报制图覃超

06
2014-12

空气净化器除霾陷阱:“假洋品牌”泛滥

 2014年07月07日 05:07 21世纪经济报 【转自新浪科技】本报记者 叶碧华 顺德、深圳报道 中国消费者在购买新型“科技产品”时,往往倾向于购买外资品牌,空气净化器也不例外。据中怡康市场零售量数据显示,今年1-5月,国内空气净化器市场上,国际品牌销量占比高达81.99%,较上年同期增长1.54%,销售前五的品牌分别是飞利浦、松下(7.24, 0.00,0.00%)、夏普、亚都和惠而浦。洋品牌产品的售价一般都要比国内品牌高出一截。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尽管一些厂商在产地上动足脑筋,尽可能回避中国制造的印记,但上述外资品牌几乎都是在中国本地进行生产或者代工。而另一方面,“假洋品牌”泛滥的现象十分严重,有一些所谓“洋品牌”其实是彻头彻尾的虚假产品,不少是在一些“黑工厂”里廉价生产出来的。 国家室内环境与室内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广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产品不管跟国外有没有关系都起个洋名,其实就是仿造、贴牌或找人代工的,质量参差不齐却卖几百甚至上千元。”   含混不明的“国产代工” 中怡康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空气净化器市场平均单价为2653元,2013年市场平均单价则为2913元,上涨约10%。其中,3000元以上的高端价格段位呈现普遍上涨趋势,5000元以上价格段的产品,2013年的单价较2012年上涨了3%。 洋品牌是高端价格产品的主力,其单价与国产品牌明显拉开一段距离。而事实上,这些外资品牌大多为国内生产或代工,所采购的原料绝大部分也都是来自国内供应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目前热销的外资品牌中,松下的空气净化器工厂就在顺德容桂,夏普的空净机生产则在上海,而大金的空净机由格力代工,飞利浦的中低端空气净化器在珠海生产,部分高端机型则是由韩国的COWAY公司代工。 产地和代工本身并不是产品质量的决定因素,在日常的销售和宣传中,这些信息却往往被外资品牌所刻意淡化,甚至有的企业希望产生一种“原装进口”的“美丽误会”。对于是否找COWAY代工一事,飞利浦在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回复中仅表示,“根据国家对于产品标识标志的相关法律法规,飞利浦在产品外包装、说明书和铭牌上均标明了产品生产产地,如飞利浦空气净化器产地包括了韩国、德国和中国。” 而格力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除了空气净化器以外,格力还一直为大金的空调产品做代工。 此外,洋品牌的高价也并不等同于高质。去年年末,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空气净化器专项监督抽查。在被抽查的20批次产品中,有7个批次未标称适用面积,包括艾美特、夏普、松下、莱克、格力等品牌;9批次样品的实测值未达到其标称的适用面积,包括飞利浦、亚都、大金等品牌。 一位不愿具名的空气净化器工程师认为:“相对而言,外资品牌的工业设计较为人性化,但实际净化功能基本也差不多。”   门槛不高的“小企代工” 大企业的代工,虽然使外资品牌的成色打了折扣,但毕竟仍具有一定的档次。鱼龙混杂的小企业代工产品,则使整个行业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 家电产业链配套完善的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也是空气净化器企业的富集之地。在被业内称为“家电之都”的广东顺德,单是一个容桂镇就拥有大大小小近24个工业园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当地除了松下、海尔、海信、科龙、泰科、格兰仕等知名家电企业建厂以外,还有不计其数的中小型家电及相关配套企业。 姚峰(化名)是当地一家生产小家电企业的负责人,其公司之前一直生产食物垃圾处理器、果蔬美容机等小型家电,去年开始做空气净化器。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整个顺德,像他这样“半路出家”的企业非常多,“甚至一些连厂房都没有的人也做这个(空气净化器)。只要有人愿意代工,换个牌子、包装,直接贴上去就行”。 上述工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制造一台空气净化器,一般要经过物料采购、来料检验、产品组装和成品检验四大工序。而净化器的主要零部件马达、电路板、滤网、塑胶件都是可以外购的,因此生产门槛并不高。 “以滤网为例,***的三五十元就能买到,贵的也就两三百元。虽然肉眼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白色滤网,但不同的材质净化效果却相差甚远。”他说,目前市面上最为流行的PP材质滤网,单次净化效率大约95%,其次就是直接用纸做的滤网,净化效率在90%以下。而用玻璃纤维做的滤网成本**,但其单次净化效率可以去到99.9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淘宝网搜索发现,要买到这种适用于空气净化器的滤网并不困难。只要提供相应的机型,这些滤网供应商就可以按照要求进行加工。价格与滤网的材料及尺寸有关,**的甚至只需要几块钱便可购到。 不过,这种廉价滤网的效果就难以保证了。姚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论是滤网、电机、零部件还是外壳设计,代工厂都可以全部包办,但对于来料的效率及安全性,代工厂基本不会进行检测。 “找代工厂的很多是上游做滤网的厂商,或者是做电商的,看到这两年空净机卖得不错,利润又高,就抱着赚一把走人的心态来做。”姚峰说。   “假洋品牌”泛滥 泥沙俱下,“假洋品牌”也随之而生,并借助网络分销渠道向市场泛滥。 “一些企业还会故意去国外注册一个商标或品牌,但大部分企业都是干脆直接取个洋名。”姚峰说。据了解,此前被央视曝光过的空气净化器假洋品牌“康纳利”,就是在佛山的“黑加工厂”里“土法”制造出来的。 宋广生认为,这些空净产品其实在技术上都差不多,但很多产品都会把自己包装成“洋品牌”,利用网络、电子商务等进行宣传,一下子把身价抬高十倍甚至更多,赚取巨额利润。 物流配送便利、不需要售后安装等特点,使空气净化类产品非常适合网络分销渠道。据中怡康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18周,空气净化器线上分平台在销品牌型号个数多达1062个。上述“康纳利”品牌就是利用网络平台的开放性,对其“德国”假洋身份进行了一系列的虚假宣传。 而后期的一些所谓“认证”,实际上是花钱买到的“锦上添花”之举。“认证越多,消费者越买账。”姚峰坦言,“只要肯花钱,就有门路取得各种认证。”而这些五花八门的认证被放上网后,就成为假洋品牌提升业绩的最有效方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7月1日在淘宝商城搜索时就发现,商城出售的空气净化器基本都没有注明产地信息。除了清一色配备了英文名字以外,不少产品都在网页宣传上大量使用外国模特、外国背景等“洋元素”,部分甚至贴上国外不知名认证机构的证书,产品价格可达千元以上。(编辑 杨颢)

28
2014-11
  • 电话咨询
  • 400-920-5120
  • 021-56527339